二喵麻麻

弧长现充狗 咸鱼型更文选手

打的tag不知道妥不妥,不妥删



-



我十三岁的时候他问我想不想出道,我说当然想啊,他说他也想。那我们就一起在幼儿园录制时击掌,扛着大音响上天台,背靠背的时候最爱谈梦想,他说丁程鑫你真棒。


可是没多久我就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盛大的分别。



后来我问他想不想出道,他说他其实更想和我们在一起,我说那好啊我们就一起跳舞吧,这些日子都会熬过去。我和他小时候在教室后头被起哄一起跳过舞,又和他上过学校艺术节的舞台,还有夏天属于我们的舞台。之后我学会编舞,我和他说你跳舞好看,你要不要做c位,他说好。



我挺害怕的,害怕类似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今天走机场的时候恍惚里回到过去,十二只或十只手叠在一起喊加油,小乔巴还挂在书包上一晃一晃。我控制好的情绪和忍耐住的心情都克制不住了,手机在振动,可公司说走机场的时候不能玩手机。



我躲到厕所里翻群里他们的消息,水渍盖过眼泪,打出来的字又被一个个删除。我的弟弟们和我说保重,叫我不要哭。



我说刘耀文儿也别哭了,咱们都别哭了。我得带着他们少了的那几份飞的高一点,再高一点。

评论
热度 ( 9 )

© 二喵麻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