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喵麻麻

弧长现充狗 咸鱼型更文选手

【鑫逸鑫】洛希极限

丁程鑫视角,第一人称

物理知识靠百科 小学生文笔(可能是受精卵文笔

全文1000+ 祝你看得开心


#


这是我同他的洛希极限,我知道。再靠近一点,我所拥有的一切都要分崩离析。


-


我今天问敖子逸想考什么学校。

他侧过头看我,眼里还有层因初醒而未褪去的水雾,此时声音带哑,吐字亦是含糊的,然而笑容却来得急切,小狗眼睛水汪汪的看我。


“育才吧。”


于是时光回溯,六年级小小的敖子逸有肉乎乎的脸蛋和圆圆的大眼睛,放学路上小小个的背影活泼又潇洒的一蹦一蹦,脑袋上翘起的小碎发也随之起起落落。我跑过去拍他,小敖转过来刚好对上我的眼睛,他叼着烤肠回答声含含糊糊的,一瞬间路灯正好齐齐亮了。


“育才吧,育才挺好。”


育才真的挺好。我记得初一教室后头被起哄急急忙忙的合舞;还有刚入学时某个傻小子贴着窗户巴巴地等我下课,视线对上时鬼脸对白眼;初三运动会明明班级座位隔得挺远,却因为昨晚一起去了超市买了对方喜欢的零食一定要坐在一起;还有我最最最喜欢的中二生舞台,鞠躬下台后吵吵闹闹的争谁更开心。


我怎么回答他,我只能回一个尽可能最灿烂且最幼稚的笑。如果此时开口,一切情绪都会无节制的奔涌,包括我自己捉摸不透的情愫与不应暗生的唐突欢喜,这是我跨不过也舍不得跨过的鸿沟。


以前听师兄唱水星记,app里有评论说行星间的洛希极限,不能靠近也不能远离,一旦偏离了轨迹就会爆炸。


我自知自己同他互为恒星,再靠近一点,我所拥有的一切都要分崩离析。



其实敖子逸一直知道我是最不能控制情绪的人。虽然这样说有点娘们儿唧唧,但我少有几次情绪失控的时间里。他几乎总是陪在我身边的。我很难说是趋于他对我某种下意识的以来还是我对他小朋友属性飞蛾扑火式的靠近。他好像总是带着洞察人心,或说洞察我心的魔力。自己向来难以承受热情猛烈地安慰,所以他一直都是呆在我身边,拍拍肩膀拍拍脑袋,或者不说话。


我还常当他是十三岁的小朋友。当他是带我回到同样天真烂漫过去的活泼小孩,其实心中亦知在巨变后他也有了哥哥的担当,明明百分百的细心温柔非得熨妥地藏好。


所以敖子逸大哥哥的忧郁不能外露,就算受了不可违背的欺负丢了自己最喜欢的舞台也要在人前笑得潇洒又开怀。我无意识注视了他太久,盯着那双有点红通通又湿漉漉的眼睛,恍惚间满脑子都是几年前他带病月考的那天,灯光黯淡下来,我的忧心忡忡也好不再隐藏。


几天前我同公司吵了一架,跑到楼下小卖部连灌两瓶特仑苏也不解气,训练结束已经十一点半了,我无头无脑地去他家敲门却被阿姨温柔地拒绝。

这时我才发现,那是我少年人莽撞的锋芒完全竖起来的一天,一如此刻,我想问他还好吗,他却偏过头冲我笑了。



我所珍藏的,所难解的一切都融化在这个笑里,像我来不及、与他来不及回答的问题的所有答案。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二喵麻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