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喵麻麻

弧长现充狗 咸鱼型更文选手

黄宇航挺难过的,可似乎也没那么难过。

长江国际十八楼脏兮兮的镜子,KTV一样的练功房还有大厅里的饮水机等等大大小小熟悉的物什都掉进了他的梦里,星期五练习生的录影棚里堆着落了灰的“TF少年GO”LOGO,小朋友们奶声奶气的喊着“班长”统统扑上来,全一齐入梦来了。
他等呀等,偏生等不到那只赖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手臂的主人有弯弯的眸子,笑得焉坏焉坏,上扬语气里带着明晃晃的骄傲,生怕别人听不到那句带着撒娇意味的“猪宇航”。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惟梦闲人不梦君。

新的梦苏醒的时候带着山崩地裂的声响,同时也敲碎了藏在旧时光里的宝藏,他的小孩眼睛仍然亮晶晶的,一点不带离别的伤感。

“黄宇航,你要记得我。”
“黄宇航,再见。”

于是他就此换了个梦做,有新的小伙伴和少许旧友陪他往前跑,喊出新组合名字的时候也是真的骄傲,可在某个夜里,总会上演旧忆重现的戏码。他当初答应他别走那么快,可现在却有些健忘了。
就像现在,日本的清晨有点冷,他打哈欠的时候找出了点眼泪。

再见,丁程鑫儿。

“孙亦航,向前走。”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二喵麻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