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喵麻麻

弧长现充狗 咸鱼型更文选手

[鑫逸鑫]明天见

*全文1300+ 现实向 小学生文笔 意识流 很无聊
*ooc属于我 勿上升真人




00


丁程鑫特别喜欢说“明天见”这三个字。

准确来说,是特别喜欢对敖子逸说。他喜欢在下学,在训练下课时和敖子逸踱步到分岔路口后,冲着那个小朋友忽然喊一句。那个时候叼着烤肠的小龙王最没有往日那副虚张声势的霸王样子,小狗眸子亮晶晶的,含糊着回一句软软的“明天见”。

这是丁程鑫最熟悉的敖子逸,也是此刻只属于丁程鑫的敖子逸。


01


丁程鑫开始拿敖子逸有些没办法。

出道在即,敖子逸却做什么都漫不经心,丁程鑫向来是不愿苛责他的,可他看敖子逸躲闪着镜头,数次低头或眯起湿漉漉眼睛回避问题,难免有些慌。

那是属于他的隐秘心事,也是他压力的来源之一——年初时他暗下决心,从想和敖子逸一起出道变成了一定要和敖子逸一起出道。这个目标和每日的“明天见”一样,是丁程鑫奇妙的十五岁生命中必不可缺的存在。

或许起初只是多数担心,可后来他的脾气莫名愈演愈烈。那日无意间听见训练后敖子逸应着马嘉祺温柔的明天见,突如其来的委屈涨满了丁程鑫心里好大一部分,粉丝们总说敖子逸是毛茸茸蠢兮兮的小狗,可丁程鑫却觉得敖子逸像只慵懒而不自知的猫,舔着高贵的爪子令人看不清亲近和疏远。

他听见敖子逸在近处唤他的名字,分明是重庆话尾音却带了儿化音,小烟嗓沙沙的一半责怪一半着急,怒气被存档,回头甜甜的笑倒是发自内心,敖子逸大概有某种让人忘却烦恼的能力吧。

“对不起对不起嘛,走了走了我请你去吃烤肠啊——”


02


丁程鑫觉得自己有些幼稚,因为他生闷气了。

他也不知道敖子逸是否察觉,但他就是纠结着又想又不想和他说话。这让他忽然想起好久以前他俩都小小的时候,吵了场不明所以的架,他生着闷气不愿理那个还搞不清状况的小朋友,所以家族综艺上摄像机不小心录到了两个小孩憋着嘴悄悄对视的傻样儿。
可现在状况不同。或许敖子逸早已清楚他生气的原因,又或许连他自己也未必明白。

他已经长大了,不是过去那个傻里傻气的小朋友了。他只是回避着敖子逸的目光,不敢看那双真诚又带点委屈的清澈杏目;分外关照弟弟们的近况而对敖子逸的事闭口不提,试探着他的反应见其波澜不惊又平添几分郁闷;每日回家路上渐渐无言,甚至“明天见”也断了。

他一面笑自己别扭的可怕,一面又接着若无其事的作妖。


03


“我十几岁,我好累。”

微信群里表情包大户李天泽疯狂的拿这张图刷屏,丁程鑫窝在床上盯着这张图脑袋放空,无一丝想笑的念头,不知觉打起了字。

“我十几岁,我也好累啊……”
反应过来时险些就按到发送键,嫌着矫情随即删去了这没头没尾的抱怨,敷衍着发了串哈哈哈倒回枕头里。微信提示音吵吵嚷嚷,他捞过手机瞥见已是深夜,某龙王还在群里深夜醉奶。习惯使然,点开敖子逸的小窗唠叨语气掩了又掩,最终只道了个“晚安”自暴自弃关了机。

睡眠时间不长,可丁程鑫睡得挺香。


训练时间丁程鑫被气哭了。哥哥的责任与沉重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环臂埋着脑袋缩在角落眼泪抹得掩耳盗铃。鸭舌帽帽沿被安慰似的轻拍,甚至不用抬头便可知来人。他抬眼,有人假作若无其事的喝起了水,自然放松一手指尖搓捻的小动作却暴露了自己的紧张。那些古怪的脾气登时烟消云散,顶着仍通红眼眸看向那个小朋友,心下平静数多。

他还是他的敖子逸,是陪伴了他四年的敖子逸,是温柔却害怕让人察觉的敖子逸。

还是接着说明天见吧,他想。


训练结束时天色已晚,丁程鑫这才开了机,手机荧光映亮了他的脸,微信中昨日未读消息倏地弹出,明显光亮中他眉眼弯弯笑得狡黠,像偷到腥的小狐狸。

“皮皮丁,明天见。”



04


丁程鑫感受到身侧的目光,偏过头肆无忌惮躲进他明媚眼眸,一个带笑的对视恰似慢镜头,缓慢而温柔。

那么,敖子逸,明天见。

评论 ( 2 )
热度 ( 123 )
  1. 洛洛离二喵麻麻 转载了此文字

© 二喵麻麻 | Powered by LOFTER